作品的堆砌(2) ─ 台東的公路行

這段時間終於累積了些放假的機會,讓自己一個人出發到了台東,在記憶裡第一次前往台東這地方。不斷地遠離又不斷地靠近,一個人開著車就這樣來趟小段的公路旅行,雖不似文‧溫格斯電影中的漫長,但在目前的經驗裡卻是額外的突出;也許最特別的是出發點不是自己的家,目的地更不會是。

到不了的都叫做遠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做家鄉。    ─〈牡丹江〉南拳媽媽

2018花蓮台東-72

2018花蓮台東-75

2018花蓮台東-82

2018花蓮台東-36

2018花蓮台東-37

2018花蓮台東-89

2018花蓮台東

2018花蓮台東-29

2018花蓮台東-104

Nikon FE
Lens:
No.2、4 ─  135 /2.8
others ─ 50 /1.8
Film: Fujifilm color C200 / Kodak Pro Image 100 Color


一路從池上、鹿野一直到市區,第一天早上的行程過於緊湊,習慣於輕便行程的自己不太喜歡這樣的安排,當然這是一個人的獨自旅行,揹著腳架與相機,把行李放在車上並沒有太大的負擔,但白天內安排三四個點又有通勤時間限制,不免覺得自己的時間不是很夠用。

一些的活動並未在這次公開,像是臨時起意的大坡池單人獨木舟,雖說不怕掉到水裡會溺水,不過一個人再不見底的天然水域還是會開始很多想像,想像著或許水底會有某種怪獸、鱷魚、水蟒等等,等著把我推翻吞入看不見的黑暗世界,這時候只好讓自己分心試看自己可以滑多快。
或是最愚蠢的最後一天早上,去多良車站等了一個多小時的火車,一整個早上拍了很多海岸線控制在一捲的底片的量,直到回來沖完底片才驚覺沒有那段的照片,應該是前一天晚上拍完一卷就沒有再裝導致這樣的結局。錯過也只能認了。

晚上走在台東的街上,浮現了一種感覺是這裡跟服役的地方差別並不大。並不是城鎮的繁榮或是人的態度,而是對於我個體而言的感受,腦海默默想起「對___任何地方都是異鄉」,即使是現在也不知如何查整個段落,大意為離開故鄉的地方都是異鄉,直到後來每個地方都是故土。不過當時並非如此想著,不同於此對應到北部原來的家也沒有強烈的家鄉情懷,那的確是一個家一個能回去的地方,卻在與此地還有服勤地點的比較中沒有強烈的分壘;一切都任由本心的自由,一種空曠無邊界的心智狀態,有著根卻又可飄盪的感受。這還真的是第一次體會這樣的感覺,不慌張不匆忙的走著,伴隨著一微微的緊張,就這樣結束這段旅程。


本次行程:
大坡池/伯朗大道(池上) → 武陵綠色隧道(某時間有市集) / 鹿野高台 (鹿野) → 台東市區(沿台九線考慮天晴民宿,這次沒有機會入住有點可惜)

加路蘭海岸、都蘭糖廠

台東市區以南:
建築:公東教堂(需預約沒有拍到)、海邊的阿伯小白屋(阿伯已故,房子慢慢斑駁)、豐源國小(地中海風格小學)、台東大學的圖書館
地景:台東森林公園、海濱公園 (兩個公園接在一起,適合租腳踏車騎一圈)、多良車站
日常:台東的兩個夜市、鐵道藝術村(晚上去也很棒)、晃晃二手書店(獨立書店,有貓!)、阿鋐炸雞、寶慶街豆花、Mango and Stella 旅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