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白

隨著論文結束,簡單的工作後接踵而來的便是兵單,度過受訓的時刻目前正於偏鄉服役中,零零散散的生活片段有許多經歷與其他生活圈的人接觸,這些看似非不得已的過程卻也體驗到不太一樣的觀察。

最常面對的就是對於所謂的成功這種價值觀的衝突,在這段時間入伍的人多半是研究生,而他們的來頭也大多是國立學校,而我們的確也常用所謂的學校優劣來開玩笑;這種場面差點就被遺忘,在過去四年的研究生涯並沒有用這樣的方式去判斷個人,讓我有種會到過往社會的感覺。也更深刻的了解在不同領域,對於其他生活圈的概念與狀態真的有很多無法明瞭的狀況,在建築設計領域中不論是設計能力與學校的特性都與一般社會認知的不同,相同的其他理工科學校我也一概不清楚差別。

更有趣的部分在於當兵時,在隊伍裡不論學歷身分都是相同的對待(除非有特別長官的加持),穿一樣的衣服,一樣的洗澡時間與吃飯時間,還有一樣的睡眠時間,在其中抹除個體差異性與建立共同性,是管理上的方便也是避免彼此間的差異造成摩擦。管理的方式與上述的大眾價值觀是不同的兩道,轉變成檯面上與檯面下的兩種模式,在同梯中私下的聊天與集合時所用的談話內容不大相同,長官們也扮演自己的角色不會讓整體的風向離開。

而現在待的地方正離鎮上騎車約十分鐘的路程,體會所謂的小鎮風情,沿途的縱谷美景不禁讓我想,在縱谷成長與在台北盆地成長的差異會在哪?

廣告

再一次離開的行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