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心做一件事

常常被時間與氣氛遺忘,屬於純粹的那一部份散落著,而在人群中建立的溝通屬於單純的部分又擁有多少。而在浮華退去的真實相對應的帶我們走向另一端,至於是毀滅與前進卻也難以確切定義。

開始回想童話

童話故事總帶著強烈的目的性,記得聽過老師說過有個語言學家整理了許多資料發現童話的結構,有個上位者總對下位者施加命令,而下位者往往都要聽命,不過都會得到回報;童話裡有壞人也有好人,當然好人會有好的結局,且往往結局如此一般的美好。

白雪公主  皇后 / 獵人 / 白雪
史瑞克(應該是拯救公主故事改版 ^^)  國王 / 史瑞克 / 費歐娜

長大後反而開始覺得童話過於侷限,不過相反的開始思考童話的不同可能。坦白說在生活習慣上並未有太多機會接觸童話的討論,就算小時候有機會上課提起,卻也脫離不了基本架構,這也展現了童話故事的一般性與強烈暗示性─ 順從與趨同。

 

龜兔賽跑的故事

寫論文就像是花一年的時間不斷地進行設計思考,以往建築設計的學習經驗建立在短暫的快速設計練習,頂多半年一學期就結束。面對一整年的操作一開始容易昏亂,大五畢業也有同樣的狀況吧。做了半年多才又想起論文是不用太在乎他人怎麼說的探索,在習慣靠著老師走的成長中,這樣的意識像是鬆開了心頭。

卻也必須意識到失敗與成功都會是自己的責任。

永澤:「不要同情自己。同情自己是下等人幹的事。」─《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樹

很多結果看似被人強迫,實質上卻與自我的想法有關連性。理由可以拿來化解未知的恐懼,也可暫時處理心中的不平,但它卻未必讓人成長。

太害怕失敗與被指責,所以必須用很多理由當擋箭牌建立保護,也許認真去想失敗可以不用那麼害怕。
龜兔賽跑多事告訴小朋友這是一個努力不懈就有機會成功的故事,但這樣的角度常常讓我覺得很可怕,該避開的事情就開避開這是生物本能,而在權力被無形操作時這些想法將改變這件事情,將人關入一定的行程中運作,強制性的麻痺。

重新整理這段故事,為何烏龜要跟兔子比賽,他在想甚麼? 不知天高地厚不認識跑很快的兔子?

往正面的方向想,烏龜不在乎輸贏,他只知道想往前跑跑看,在未知的比賽中尋找一段過程。這背後才著太大的智慧,要怎麼去面對一定會輸的比賽? 在這種必然的結果中要找到哪種意義卻又不是同情自己? 因為天生是烏龜,所以輸給兔子是很正常的?

在這裡沒有答案,只有找到當時那隻烏龜才有機會知道。也許牠是存在主義者相信過程的自由

 

推薦:
女人迷寫陳綺貞的文章─像陳綺貞這樣的子女
不自覺的在成長過程中與孤獨交了朋友,也用不同常人的眼光看待著世界的女歌手。

《孤獨的價值》
個人有種執著是到兩端看看才會去相信,而孤獨容易是我們難以直視的事情;未必要投身孤獨,透過他人的經驗得以窺視領悟其中也不錯,但他人的經驗不用太嚴肅看待。

一個老先生的日記
這是一個專案的網站,整理一位老兵寫了大半生的日記,記載不只是時代背景也包含個人的孤獨,面對生命的獨立性當時的人做了許多選擇,他們的堅強彷彿不是現在可以想像。有隔海的親情、成全的愛,卻也含有深深的遺憾。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