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mi Yamashita 25 years 山下工美25年創作展

This is a personal recording and systematizing about the collections in the exhibition.
I only type in Traditional Chinese.

  • About her ─Kumi Yamashita
  • Weave
  • Folder
  • Remind
  • Observe

看完山下工美的展覽覺得印象深刻,他討論的事情與思想展現的廣度讓人驚訝,且帶有很深厚的見識與歷練,覺得她對生命的思考懷有某種溫柔。
這篇大概從這展覽中觀察,用個人觀點解析出幾個要素,但坦白說這是個人觀察,山下工美的想法是每個然所見亦是事實也未必如此,以下的資料會是一種參考,能在這裡呈現的不多,現場的作品才是最好的呈現。

  • About her ─Kumi Yamashita
  • Weave
  • Folder
  • Remind
  • Observe

About her ─Kumi Yamashita
「工」 means creating
「美」means beautiful

P_20170203_123222.jpgP_20170203_124319.jpg

從這裡去拼湊山下工美他所思考的事情,個人認為她不斷地在作品裡思考作品的對別人的感受與定義,以現代藝術來說觀者本身的感受也是作品一大重點,不過卻不刻意讓他人產生一致性的想法或看法;而山下工美也在其中透過這樣的創作方式不斷的尋找作品中不同的定義,也許跟作者本身的經歷有關,在創作過程中不斷地尋找自我的定位對她而言會是持續探索的議題。而讓她思維產生廣度的成分個人認為在於容納一切的溫柔,當人不帶去惡意觀察甚麼事情都將成為可能。


Weave 編

Who is weaving? Weaving what? How?

p_20170203_125833

從後面的作品開始展現weave這種特質,不論後面的其他作品都能見到這樣的脈絡。
編織是一種非常細碎的過程,在過程中會產生局部與整體的對話空間,而在這些作品中能看到比較直接的編織結果。從成品可以看到編織的點與連結方式(前兩張圖為點與線的結合),它可以展示出兩端的看法,構成的原型(邏輯)與構成的方向(型態),許多現象也存有相似的特質,例如:方向/軌跡、文字/語言、場所/記憶,藉由小的單元去整理並建構出整體,或者整體可能已被決定後才再出現意外的單元。而山下美工選擇了藝術的媒材去發展不同的組合方式,看到上圖藉由腳印拓出的多個臉孔一致排開,像是這些作品又重新透過彼此再被編織了一次,這也給我另一種感受是透過每個人的存在我們得以編織一些些事情,又或者透過彼此我們得以重新討論存在的定義。
事實上聽到當天的導覽人員用存在主義的概念說明作品才又得到另外的想法,而存在主義有一個蠻重要的核心是發現活著的荒謬(卡謬在薛弗西斯的神話有略提),如果我們成為編織中的一員意識自己是整體之中的一份子,且開始了解整體的構成方式與脈絡也許就能看到其中的荒謬。


Folder 摺

Folder for what? How to fabricate?

p_20170203_130526

摺紙這種方式常常讓我覺得有趣,因為其中隱含著小單元與組合起來的關係,當組合方式達到某種複雜性,將難以辨識原有的型態。在摺紙的交疊過程中也透過時間、空間與對應的序列去創造新的幾何關係,也許是這樣的過程讓觀者喚起某些共鳴,開始想像過程中改變的可能性,再對應到已無法辨識的原型產生無限多種連結,這也拓展了摺紙的廣度。
從這裡開始出現山下工美強烈的思考,在辨識與認知、局部與整體、差異與共存這些對應中展現不同的位置,從摺紙的拼貼建立的不同樣貌,且在裏頭加入另外的元素是否能再喚起另一種感受,這些關係存在於你我的經驗與記憶中。且在這些記憶點被喚起時,同時也連結起不同的經驗位置與連線,慢慢在交織出另外一些脈絡,這些脈絡會再重新整理成感官,成為另一種經驗。


Remind

Which memory be recalled? What decides the feeling?

個人認為不否定的態度才是她創造的本質,擁有相信可能的力量,並企圖將這樣的力量放在與萬物共處的方式中。即便是一輩子的探索卻也甘願的固執,相對來看這是看似累人的作法,但個人認為卻是將人的感官與觀察相連結的一種方式,像是藉由外在的感受去建構出直覺。
以往我們習以為常的方式偏近資本社會狀態,有個理想就依循著這方向全力傾注,但久了這樣的方式缺少了反思卻容易走向死胡同,甚至是被它者控制。透過其他方面的見識較容易看見不同的方向,但首先卻也必須要擁有開闊的方向,山下工美強調眼睛所見無法完全去解釋所有的真實性,我們的理解未必就是真實;有很多發展過程建立在這樣的往返之中,雖然社會會有某種一致性,但仍有許多人在為個人的信仰努力著,在建築史中有工業革命與民族性手工藝的藝術價值分野,在工業革命剛開始沒多久就有許多人提出質疑,而近代建築史的地域主義被人認為是對現代主義的一致性作為反省。


Observe

Standing and Feeling

其實展覽看到在一大張黑色摺紙的組合出現了一種感覺,像是站立在自我的中心點往外延伸出去看外在的世界,藝術家用這樣的方式把摺紙的個體拼湊起來,也像是表現不同個體可能的各種組成方式,雖然不每個都有所差異但總有相連結的方式。

隱隱約約,我們像是站立看著環形的輻射同心圓在腳下散開,看著不同的方向存在著不同的人事物,望眼過去盡是彩虹。

p_20170203_133354



藝術家在創作思考過程也參入了許多自我,思考與懷疑、證實與推翻,有趣的是從這些事情去感受他是一個怎樣的人,為何如此下定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