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形永恆

 圖片來源  http://www.mandelbulber.com/gallery_page1.php

碎形(Fractal) 存在於自然中,植物生長與物質的結晶,不斷的疊代後形成的狀態,且具有無限生長的可能性。


這禮拜思考所謂永恆的問題,如果我們不相信永恆又該如何持續下去? 所謂的永恆是人在感官上的定義,建立在有限時間內的判斷,從理性的角度出發永恆的解釋可以是生生不息存在,能量守恆之類的方式,簡易的解釋得到與給予的量或質是不變的方式,不論是間接與直接的獲得都能感受到其中的轉換。

但有些情況卻無法用此衡量,在無限的感官組合中,沒有量化的方式去處理心理的盪漾。最近對永恆的記憶是在《壁花男孩》裡男主角看著女主角的姿態為之著迷,他說那一刻我彷彿見到了永恆。從這裡開始突然被點醒了一些共鳴,看著美好景象或是美好事物時常常在心底升起一種莫名的感受,它是一種穩定的轉變,感受的到當時的絕對與那情景的變化性,也像是時間凝止一般,某種莫名的心流進入了心頭讓自己與世界連結。

圖片來源 https://www.pinterest.com/pin/447967494167665332/

碎形理論最有名的問題來自於阿特拉斯的碎行維度,英國的海岸線有多長? 答案是無限種可能,端看使用的測量工具,用公尺、公里、公分得到的答案都不一樣。剛好在這時聽到老師提起碎形維度,回應到人的感受上,時間一直都是感受的基礎,建立在時間上感受才有書寫的基礎,我們可以透過特殊的體驗過程給予使用者不同的經驗,這也是空間設計的基礎理論。對我們來說測量時間的工具不同也會產生不同的效果;另外也存有感官時間,不同的人擁有的時間感不同,也許它存在於個體心中且沒有絕對值,這時候碎形的概念開始得到連結。

所望的是整體還是單體? 單體中又有整體性,而整體卻也能夠預見單體。

人不斷的在生命中尋找,或是在生活中重覆與實踐類似的事情,雖然有可能感到麻木,但很多時候我們都只為了遇見一種永恆,透過它得以重新建構生活的方式,遇見了它得以找到自己相似的那一塊。在空白與相遇之間尋找一種永動性,事實上為了這樣的相遇都需要很努力去面對每個時刻,即便是空白也很認真地去思考與安排。

總有甚麼人或甚麼次事,會在自己的生命中達到永恆。
而當覺得自己現在是一片空白,就放手讓自己去玩!


推薦: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