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漂流感與場所

曾幾何時在某些時刻總悵然若失,一種不安定的心靈過程,彷彿在這世界中找不到存在依據。也許可以用漂流的譬喻,像是突然發現自己在水中載浮載沉,不知道自己為何出現在這裡,而最後又該何去何從。在無所適從中無法調適時,容易失去方向感,慢慢地周圍的事情也與自己無關。

f1000032Nikon FE / Film: Kodak 250D

對於場所的認知,在《場所精神:邁向建築的現象學中》有一段描述是人對於場所的認識來自於方向感與歸屬感,像是早上起來自然的習慣就是轉頭左右看看四周,確認自己所處的位置以及空間的方向。

對場所的認識來自於我們自身的習慣,很多時候場所感建立在經驗中,不知不覺中在對身邊存在物做出了心理上的定義,對場所的感受只要自身的感應存在就持續保持著,有種直覺是走進某店家時感覺各種氣氛,也許一進去就渾身不自在之類。這些都是存在於場所中的描述,我相信不論是敏感或神經大條的人都有感受場所的能力,就像活在這個世界必定存在的某種連結。

但漂流感卻是讓自己與場所慢慢隔閡的狀態,本人都很正常,也許這陣子也都很平凡,但就是某種說不上來的不自在,又離憂鬱還有一段距離;可以從遊戲、漫畫、電視、購物等等大家都有的興趣中找到點安慰,令自己覺得困惑的卻是在結束時心中的空洞無法填滿的事實,也許跟朋友出去也能解除這樣的狀態,但最後還是得回頭面對這樣的情況。

很多時候無法面對的是自己,這句話如此嚴重卻也說出了某些事實。還記得小王子每日反覆的檢查火山與麵包樹的幼苗,就怕哪天自己的星球遭到災害。也許那星球就是我們自己的心情,每日每日的檢視與整理,能避免自己的幽暗。不過最困難的永遠都是如何做的問題,每個人都用自己的方式去處理這樣的問題,因為每個煩惱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很多勵志書無法完整的幫助我們,就像是漂流裡尋找浮木,並不能阻止漂流感的出現,但在某些程度上擁有止痛效果,有它們相伴的生活還是不錯,只是需適可而止。


而小王子遇到了那朵玫瑰,在閒暇之餘與玫瑰的相處帶給他快樂,在付出的同時有了目標像是有了方向感一樣。但他也必須反省這樣的目標產生的方向是否正確?

在不斷往前的生命中,對於志向、未來等等有許多猶豫與慌忙,學生時代大抵就是所學的專長總與興趣有所差異,在工作中不知道每日復每日工作能堆積出甚麼效果。這些都是迷茫中的感受,甚至許多漂流感卻也不存在於這種實際的層面,它來自於環境。

這個世界很廣,我的孤獨並不會造成影響。

我們的社會並不習慣個人主義,個人的看法也會因共有價值觀而被抹去,如果生活在與自己不同的場所中,歸屬感也將消散彷彿失了根。

前陣子參加了來自甘比亞同學的聚餐,一場慶祝婚禮的簡單晚餐,當晚參加者多是來自國外的朋友,正逢甘比亞大選後政府更換,大家熱烈的討論非常高興,而我跟另一個朋友只好默默的坐在一旁,本人英文不大好大多時候只能簡單聊幾句,但在這場所中卻讓人感到自在,如果與他們四目交會,將得到一個微笑點頭,更不用說大家剛加入時握手真切的一句 how are you。有趣的部分在於最後發現不少人會說中文,但他們也不會主動我們聊天,會捎來一句剛剛好的問候,像是一種自在的關心繞過你身影,它輕輕纏繞卻不黏膩。

寫得有點遠……,大抵是面對場域的相斥感我們可以相信自己的存在,世界很廣,廣到有能力去接納每一種差異。也許隨著年紀增長才會發現漂流感將不斷地襲來,等到能與它共存時就有能力善加利用它,好好反省這陣子與接下來將前往的方向。

場所精神一書寫到歸屬感與方向感可以獨立存在,反觀自我的想法,歸屬感也許就像是自己的根源,也許是家也許是生活的背景,方向感變成為未來的方向以及相信的價值。

藉由兩者的交錯,也許可以得到最好的方向。

 

推薦:

  • 陳綺貞:
    • 《不在他方》 散文集,多收入在哈瓦那攝影集後的文字,不在他方這名字來自於它對旅行的意義這首歌的想法。
  • 建築:
    • 《場所精神:邁向建築現象學》建築現象學必讀,文字與想法多餘設計理論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