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程的自由

過程的自覺來自於經驗者的本身。

外在環境常會告訴我們那些事物或方式是一種美好,懵懂無知的我們也如此相信並照做,跟隨著彼此的步伐向前邁進,有時候不知道終點在哪,順著水而流著。只有在某些時刻,發現了不和諧之處,可怕的事情會開始擴張,迷惘隨之而來,產生漂流感。當然會避免掉這種感受,希望抓住些浮木般地尋找依靠或是慰藉,不論是過度喜好、幻想愛情或試圖叛逆,當然有可能還是徒勞無功,不斷的重複中間的過程。

即使是成人世界也用一樣的方式在運作,有時候童言童語的孩子反而能看穿一切。

當中的外在環境就是形塑我們的社會,嚴格來說彼此相環相扣。背後有一股力量要將每個人擁有的資源與力氣取出,但卻又需要給予相當的報酬,這樣供需過程理應平衡,但在整體氛圍下大家都想得到更多,也就產生了許多誘惑或是說法讓人開心付出。

對於成功的定義目前太狹隘,夢想就是放棄在他人眼中的美好去選擇平凡的生活? 相信很多人不斷懷疑工作的重要性,面對這些懷疑很少人真正告訴我們一切都很好,而用變相的鼓勵說多待幾年就可以到甚麼位置等等,也存有某種否定因素。適時的迷惘是正常過程,還記得孩童時期常常對世界充滿疑問,甚麼都要問到大人不太想回答的狀況;那時好天真這個世界好大,好多事情我們都還不懂,有很多事情等著我們去發掘,很想快點長大去體驗不同的事情。當時探索的經驗卻也成為未來的我們,雖然甚麼都不懂,也不知道向前的道路終點有著甚麼,但就是用天真爛漫的步伐走著,卻也不失快樂。

「生命的意義在於過程。」  卡謬

希臘神話的薛西弗斯被眾神懲罰,每日每夜推著巨石上山,到了山頂巨石將自動滾下原處,等著薛西弗斯下山重新推回山上,就這樣地薛西弗斯必須重複同樣的事情。

故事耳熟能詳,但卡謬卻提出了薛西弗斯是快樂的說法,他說薛西弗斯在下山去重新推動巨石地過程是快樂的時光,因他有了選擇的意識存在。起點跟目的雖然沒有變化,但在過程中他有能力去決定自己的方式,這時候體會到了某種程度的自由,能發現自己存在的廣度以及方向,能發自內心的快樂。也許這跟偶爾闖闖紅燈地快感有點接近,在限制中找到自由地縫隙。

「數不盡照耀她屋頂的皎潔明月,數不盡隱身她牆後的燦爛千陽。」   Kabul

這是《燦爛千陽》書中提起的波斯詩句,原屬於情詩被我拿來做任性的延伸,在無數誘惑的現在,要如何看到最好的那塊真的好難好難。

每個人經歷生命過後面對悲哀與無法改變的事實,會覺得弱小無助只好強迫成長。成長的過程有許多焦慮,社會也喜歡讓人焦慮好讓每個人付出更多代價讓它回收,又或者用其他轉移注意力的流行暫時麻痺注意力;不論現在在甚麼位置,如果正在前往的路上,就穩穩地走吧,假若每一種方向都有可抵達的地方就去看看;有時候會想起小時候在家附近玩耍的範圍,只要稍微比過去多走了個巷口就會感到新鮮與興奮。

走偏了也沒問題,總有100種方式讓你拐回路上。

參考:
《媒體上身:媒體如何改變你的世界與生活方式》

《薛西弗斯的神話》

 女人迷文章: 最誠實的畢業演說!大衛·佛斯特·華勒斯:「你為自己做選擇,你才真正擁有生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